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情感专家

收购传闻甚嚣尘上 雀巢收购太子奶将定案?

2019-09-12

  昨日,是业内传出雀巢奶业接管太子奶的关键谈判阶段。但是记者从雀巢奶业和相关部门得到的答复都是“无可奉告”。而太子奶方面此番也像商量好一样缄口不谈此事。此前,代表地方政府接管太子奶的株洲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证实双方已谈判多时,并签约在即。高科奶业一位高管说,所谓全面协作,其实就是将太子奶出售给雀巢。记者感觉到,这样的沉默预示着雀巢收购太子奶将定案。?

  收购传闻甚嚣尘上

  今年上半年太子奶企业深陷与外资投资银行“对赌”的泥沼中,面临被外资收购的命运。三家外资机构高盛、摩根、英联将李途纯踢出太子奶,高科奶业强势介入太子奶事件后,株洲官方就表示,“太子奶集团找到战略投资者接手,或资产负债率达到良性指标后,官方将退出”。

  因对赌失利的太子奶再现易主传闻,雀巢或接手太子奶成为新的战略投资者。代表地方政府接管太子奶的株洲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早在2月接管太子奶之初就透露,已经与5家战略投资者进行了接触,预计实质性谈判会在7月公司全面恢复太子奶的生产运营后展开。

  虽然记者致电雀巢大中华区相关负责人何小姐时,仅得到“目前没有进一步信息可以透露”的答复,但收购传闻还是日甚一日。

  且不管能不能达成最终协议,也不问雀巢能否如愿将太子奶收入囊中,这都是继可口可乐收购汇源遭商务部否决、日本朝日收购青岛啤酒股权成功晋级为第三大股东之后,我国食品饮料行业又一知名民族品牌深陷被外资收购的泥潭。

  风投失利几易其主

  太子奶集团1996年由李途纯一手创建,是我国最大的发酵型乳酸菌奶饮料科、工、贸集团。2007年初,李途纯引进英联4000万美元、摩根士丹利1800万美元、高盛1500万美元三家投行共计7300万美元风险资金,成立“中国太子奶(开曼)控股有限公司”。双方当时还签订一份对赌协议:在收到7300万美元注资后的前3年,如果太子奶集团业绩增长超过50%,就可调整(降低)对方股权;如完不成30%的业绩增长,太子奶集团董事长李途纯将会失去控股权。2008年底,因盈利下滑,李途纯将其股份转让给三大投行,随之失去太子奶的控股权,退出太子奶集团权力核心,出任集团名誉董事长。

  由于三家投行投资太子奶是以盈利为目的,对其管理并不是行家,太子奶陷入危机的传言频频曝出,有关资金链断裂、拖欠工资、裁员、催债等消息也不胫而走。

  今年2月,株洲市政府成立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通过租赁经营的形式,托管太子奶的核心资产——太子奶公司可用于创造主业产品价值的生产线、品牌和营销网络。根据相关资料显示,高科奶业由株洲高新区下属独资公司高科集团和隶属株洲市国资委株洲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分别出资700万和500万元共同成立。

  高科奶业成立当天,李途纯与三大投行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重新获得太子奶集团61.6%的股权。但李途纯只是拥有股权,并没有处置权限,股权全部抵押给高科奶业,其主要任务就是清理和重组债务问题,文迪波成为太子奶的真正掌舵人。

  高科、雀巢一方高调一方回避

  面对收购传闻,6月26日文迪波在与湖南农业大学校企合作签约仪式上表示,太子奶将与雀巢签订全面合作框架协议,从品牌、生产到营销展开全方位战略合作。“7月6日,雀巢大中华区总裁及其在中国总部的一些高管将会来拜访株洲市人民政府,然后考察太子奶的各个生产基地。”

  但事隔几天之后,文迪波就出来否认此前自己所说的并购说法,并称包括雀巢在内的海外企业到公司厂房参观都是为了互相交流来提升管理水平。

  尽管已经进行了多轮谈判,但雀巢方面极力回避谈及与太子奶相关的内容,显得非常低调。

  据悉,早在2006年下半年,雀巢就曾表示要收购太子奶集团51%的股份,但当时遭到拒绝。虽然有乳业资深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看不明白雀巢为何要收购太子奶”,但此次雀巢又在太子奶深陷对赌风波和传言资金链断裂之时浮出水面。

  李途纯6月27日在株洲市企业家协会举办的一场峰会上说,雀巢之所以对太子奶抱有极大兴趣,就是看重其在二三线城市的市场,因为雀巢只是在一线大城市做得好,而在二三线城市基本是一片空白。谈到雀巢收购的最终动机时,他认为,“雀巢跟我们谈了这么多年,谈判的结果就是要消灭太子奶,非常简单,他不是要支持太子奶,不是要发展太子奶,他要和太子奶合并、兼并、收购的目的就是要消灭太子奶”。

  兼并或许代表一个民族品牌消失?

  这样的担忧也并非空穴来风,业内专家呼吁政府有关部门重视保护民族品牌,品牌是国家的重要战略资源,品牌的竞争是国家间软实力竞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从以往诸多民族品牌被外资收购的案例来看,民族品牌大多都难逃被消灭的命运。相关资料表明,改革开放30年来,熊猫洗衣粉、乐百氏、扬子等原有知名民族品牌在被外资收购后,现在大部分已淡出市场。

  业界认为,国资运营的托管终究只是暂时的,政府最终希望能够找到实业公司来接盘。有分析显示,最终太子奶将面临三个选择,卖出、重回创始人李途纯之手或者申请破产。自李途纯2月份重回太子奶后,太子奶的境况已发生了巨大变化。来自官方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太子奶的销售额接近4个亿,利润接近6000万元,上缴税收超过1500万元。目前,太子奶集团总资产大约为33.8亿元,负债20亿元,资产负债率大概为60%,与国内其他大型奶业集团相比,其平均资产负债率的差距并不大。 (记者 赵光霞 张彬)



相关阅读:
澳门葡京 eceors.com






图说新闻

更多>>
婆媳矛盾男人怎么做 男人夹在婆媳之间难做人

婆媳矛盾男人怎么做 男人夹在婆媳之间难做人